3岁教背圆周率、一节课售价200至400元 早教班的“虚火”该降降了

发布时间:2020-12-02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原标题:3岁教背圆周率、一节课售价200至400元 早教班的“虚火”该降降了

3岁教背,一节课售价200至400元不等,质量监管空白的“虚火”该降降了

早教班有多火?

企查查的数据是,截至2020年5月初,全国与“幼儿早期教育”涉及的企业注册量约3.7万家,其中经营状态是在业、存续的企业有3万家。另一份业内报告称,到2020年末,我国早幼教领域市场规模可达3000亿元。

仅从的数量和市场规模去判断,有可能依然不够准确。

数字背后更有生机的是一个个闹哄哄的早教班:老师们在教英语、讲故事、做运动;孩子们活蹦乱跳或者睡觉,表情似懂非懂;而孩子屁股后面紧随的是家长,他们配合老师已完成教学任务,评判教学效果和性价比。

如果身处其中,你不会找到,早教班的火热程度或许超出你的想象。

一个工作日的上午,记者探访早教机构七田真国际教育北京亦庄店。上午10时40分,第二节课即将开始。电梯围观了孩子,他们大多为两岁左右的幼儿,被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带着。

回到三楼,两个活动区域被家长占满,十几个孩子正在地上玩玩具,等着放学。一间正在放学的教室里,老师正给一岁半的孩子展开“闪卡练习”。家长则一对一躺在身后,其中有两个孩子不停往后看,甚至离开了座位。

据介绍,七田真亦庄店在读学员约600人。每个孩子需要一名家长陪同放学,以至于早教班里人满为患。记者造访时,正值两岁阶段班级孩子“毕业”,孩子们穿著“博士帽”在大厅里照片合照。

随着记者继续探访,早教班里的“虚火”逐渐清晰一起。

1、早教班急于促销,贩卖焦虑

11月21日,长春大雪,三岁半的甜甜在熟知的早教班里度过。这节课是积木课,她只花了5分钟就拼好了一艘大船。

说熟悉,是因为早在3个月大的时候,爸爸龚华就把她送来了过来。感统训练、大运动提升、思维开发,早教班的课程按部就班。128节课的课包,还剩将近40节。

龚华把甜甜的视频、照片晒到朋友圈里。“运动能力强劲”“体质好”“性格开朗”“看起来不看起来只有三岁多的小孩”,很多朋友留给的评价,让龚华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早教班。在龚华的推荐下,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带上孩子上早教。

想起为何选择早教?龚华说,当初从欧洲回来的朋友告诉他,国外的早教十分广泛,其作用于儿童智力研发的结论“已被证实”。在对比考察后,他选择了金宝贝。

目前,国内大品牌的早教机构多为国外引入。美式早教品牌居多,如、金宝贝,但也不乏引自日本的早教品牌,如七田真。美式早教重在培育大动作发育和早期艺术音乐启蒙运动,日式早教则执着“全脑研发”。

在采访中,家长自由选择早教的原因众多。哪怕是没给孩子报早教班的家长,也大多在“报不日报”的问题上犹豫过。

直到孩子快上幼儿园了,家住上海的蓝英才在周围朋友的“催促下”,去实地考察了蒙特梭利、金宝贝、美吉姆等早教机构。

见面没多久,早教班老师的问题,就让蓝英“无所适从”。“能区分颜色吗?”“会拼图了吗?”“能够将数字对应实体物品吗?”得到否定回答之后,老师说:“我们班里这个阶段的孩子,这些内容都会。”

蓝英找到,早教班老师反复提到该年龄段“应该掌控的某些技能”,“一听到你们家孩子做到将近,就拿报了班的孩子跟你比,有一点售卖情绪的感觉”,加完微信后,还三天两头邀请来“体验”。

实地考察完毕的蓝英,对这些早教班得出了“不信任”的评价:“噱头多,急于促销”。她宁愿“自己多花时间教教,应该也会比早教班差”。

不过,蓝英也真诚地对记者说:“早教因人而异,如果家里大人和孩子交流得少,没有时间陪伴,或者不懂基本的早教方法,那还是必须得报班。”

2、奇葩课程教3岁孩子诵读圆周率

早教班到底在教教什么?有什么效果?为何家长趋之若鹜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前往北京方庄多个早教机构进行探访。

方庄位于北京东南二环附近,人口稠密。手机地图表明,方庄方圆一公里之内,早教机构多达21家。儿童美术、日托早教、全脑创造力开发、双语读者、舞蹈培训,各式各样的早教类型,都可以在这里寻找。

七田真方庄店位于方庄地铁站以南约400米,和其他日式早教一样,以“脑力开发”为特色,特别强调培养注意力、记忆力、思维力等,课程涵盖亲子课、基础能力课、英文启蒙运动课等,适合年龄从3个月到9岁半。

最先更有记者的是该机构的一则屏幕广告“这么‘逆天’的孩子,你见过吗?”然后是“天才”案例的次第呈现:壹壹,1岁10个月,运用连锁记忆法,快速翻出8张对应卡片;浩浩,2岁10个月,数字可以数到80;朱朱,3岁1个月,精确已完成中国地图积木;贝贝,5岁半,一个月记忆圆周率100位。

进店后,记者看到,除了公共区域,空间被分隔为一个个约10平方米大的小教室,和美式早教大班额不同,每个七田真的课程小班不多达6名学员。

翻阅七田真课程体系讲解手册后,记者惊讶地发现,圆周率作为主要内容被决定在3岁阶段的专项训练课程里。这节课的教学目标是,“记忆200位圆周率,提升记忆容量和专注力”。

“3岁的小孩需要解读圆周率吗?”记者问。“这只是训练方法,全然为了提升孩子的记忆力。”该早教班老师刘易试图打消记者的疑虑,“记忆力好,以后上小学腹古诗、腹乘法口诀表格,不成问题。”

被认为只有少数人才掌控的技能,在七田真里要教给每一个孩子。七田真的一份内部刊物显示,在2017年成果发布会上,4岁多的琦琦“流畅地诵读到圆周率400位”。

“不敢输在起跑线”的家长找到,“起跑线”在不断提前。

记者在教室门口看到,这里张贴着幼小衔接课的招生宣传。虽然只针对5岁半以上孩子,但是内容涵盖拼音、汉字、时政热点,聚集新课标各大考点,全面覆盖运算能力。

2018年7月,教育部发布《积极开展幼儿园“小学化”专项管理工作的通知》明确提出,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、幼小交会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,各地要结合校外培训机构管理不予规范。

招生宣传手册显示,七田真在北京有8所连锁店,在西安、重庆、成都、淄博、石家庄、沈阳等地均另设中心。在中国大陆开业10年来,服务超过2万名会员。

为什么不会有这么多人自由选择这里?刘易反复强调,家长们看中的正是七田真“以效果为导向”,“我们与其他早教班不一样,效果可以看获得。上过和没上过有显著区别”。

3、早教机构教师专业化程度较低

随后,记者又前往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方庄店,该机构主打双语教学。在全国开办130家中心,声称代表儿童早期教育行业的“高标准”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很多早教机构为了更有家长的目光,常对自己的早教品牌进行夸大宣传,如标榜自己是先行者、天才教育等。

下午4时许,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门口满座了家长和孩子,一些孩子准备放学。由于早教老师正在进行课前打算,没有能拒绝接受专访。

但是,该机构销售人员邓笑带领记者参观教室。据他讲解,教室以艺术、运动等内容区分,“课堂上60%时间,老师不会用英语和孩子交流”。在中英双语“双向沉浸式”互动教学中,孩子可以创建双母语思维。“学员里也有混血儿宝宝,可以三种语言自由切换”。

在找到记者对英语教学感兴趣后,邓笑说,该机构老师均就是指正规大学教育类专业毕业,入职后在机构内拒绝接受了三个月以上的统一培训,师资优质,发音精确,可以和孩子们交流得很好。

早教机构的师资水平直接决定了早教的水准。

“事实上,目前大部分师范院校学前教育研究只针对3至6岁幼儿阶段,而0至3岁的早教研究才刚刚起步。”长春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刘霖芳介绍。2012年,刘霖芳曾带领团队对早教机构进行调研。当时得出来的结论是,早教机构教师的专业化程度较低。“八年后,问题依然如故”。

对于早教机构自行培训教师的不道德,似乎难得信任。刘霖芳透露,一些早教机构的培训工作流于形式,只要参与培训就能通过考试,并获得所谓资格证书。她建议,逐步完善早教教师的准入制度,对早教教师在学历和专业方面明确提出更加具体的要求。

2016年11月25日,北京市修改《学前教育条例》,第十六条修改为:“在学前教育机构中专门从事教育的人员,必须具有涉及专业知识,并获得教育行政部门颁发的学前教育任职资格证书。”

但在记者走访的近10家早教机构中,无一专访对象提到该资格证书。

4、预付费制埋隐患,质量监管有空白

对于早教课程的花费,龚华给甜蜜报的这个班,花了近40000元。粗略估计,每节课约300元左右。“在长春,这可是大价钱”。

愿意花钱的家长,不在少数。《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》表明,有89.92%的儿童儿童上过辅导班,其教育消费占家庭年收入26.39%。

记者采访找到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地早教连锁机构,一节课售价基本上从200至400元不等。100节课包售价约20000元,有的早教班收费甚至超过40000元。

目前,早教机构均使用预付费制,出售一定数量课时包后,在有效期内,按照一周一节或者两节的节奏,上完所有课程。

记者找到,在一款网络点评软件上,家长对早教机构提出滋扰的内容多为退款无以,“未上完课程无法付款”被许多家长指出是霸王条款。

此外,早教机构跑路的新闻也时常出现。据不几乎统计资料,早教行业从2019年出现歇业、关店甚至跑路失联的机构超过二十家,其中少有凯瑞宝贝、家盒子等规模较大的老品牌。企苏利亚数据表明,2020年第一季度,早教类企业一共新增192家,吊销吊销220家,整体负增长。

“事实上,机构跑路只是偶发情况,但是,对于确保大多数家长的权益来说,对早教机构进行质量监管却已刻不容缓。”刘霖芳得出的建议是,由教育主管部门牵头,牵头卫生、消防等涉及部门,加强对早教机构开办资质的审核,对于已运营的早教机构,不应定期对其进行检查和评估。

“不以培育孩子的兴趣为目的,而是全然增强某种技能,甚至提早学、落后教的早教课,违背幼儿茁壮规律,与揠苗助长异于,与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。”刘霖芳说。

“早教班是一种商业产品,不是教育不道德。如果把早教几乎寄希望于早教机构的话,这个大方向就是错的。”教育专家尹建莉恢复记者称,“有市场需求就会有市场,如果家长的教育理念和追求,无法更理性的话,早教市场鱼龙混杂的局面,会一直存在。”http://www.sohu.com/a/435648906_120416804返回搜狐,查阅更多

责任编辑: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