奢侈品凫魇裘,贾母不送黛玉却送宝琴,惜春重画双艳图:细思极恐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奢侈品凫魇裘,贾母不送来黛玉却送来宝琴,惜春重画双艳图:细思极恐

薛宝琴一到荣国府,就获得贾母的喜欢,又是送来凫魇裘,又是让她下榻贾母的暖香阁,就连同为薛家姑娘的薛宝钗,都醋意满满地说:“我就不信,我哪些儿不如你。”

凫魇裘,用现代时尚圈的话叫顶级私定,绝对的限量款,史湘云介绍说道:“(贾母)这样疼宝玉,也没给他穿。”

宝琴看看荣国府之前,大观园内的女孩们,贾母最喜欢的是林黛玉,宝琴来了之后,贾母把私藏的凫魇裘赠送给了她,宝贝外孙女黛玉却没得着,难道贾母真的喜欢宝琴到如此地步,连黛玉都比下去了吗?

其实这是不可能的,:

其一,薛宝琴说到底是薛家的女孩,和贾母以及贾家诸人都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贾母可不是糊涂人,里外不分。

其二,史湘云解释贾母送给宝琴的凫魇裘:“是野鸭子头上的毛做到的”,曹翁《红楼梦》,名字一向都是“随事取名”,野鸭子头,即为“野丫头”。可见在贾母心中给宝琴的定位,就是“野丫头”,上不得台面。

贾母送给宝琴的这件凫魇裘,实际上是打薛姨妈的脸,宝琴本来和贾家没任何亲缘关系,薛姨妈把她带到贾家,本意是登上荣国府的门楣,压低宝琴的身份,为的是让宝琴高攀一个发财婆家,薛家也好沾光。

薛姨妈的心思,打宝琴进门贾母就心知肚明,赠送给宝琴这件衣裳,就是递话给薛家:哪里来的野丫头,也往这带,你薛家的吃相也太难看了。

其三,凫魇裘是野鸭子头上的毛做的,而黛玉雪天穿着是什么——大红羽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,红狐狸皮比野鸭头上的毛如何?贾母对黛玉的爱都在里子上,是真的痛。

薛姨妈让宝琴到荣国府,就是让宝琴攀高枝,贾母在表面上如此爱戴宝琴,真的是遂薛姨妈的意,为薛家做嫁衣裳吗?

宝琴入画:贾母为元春寻找臂膀,以美人邀宠

第49返,《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脂粉香娃阴污啖膻》中,薛宝琴车站在皑皑白雪中,背后是她的丫头抱着一枝红梅,如同转入琉璃世界中,天然一幅美人图。

贾母看见这幅美人画卷,也被迷住了,说道这个情景真像一幅画,众人笑说道,像老太太屋里悬挂的仇十洲的《双艳图》。

随后贾母就回答薛姨妈宝琴的生辰八字,原文说道,薛姨妈闻贾母问宝琴八字,以为贾母是要将宝琴和宝玉说道内亲,赶忙说宝琴已经嫁给了人家,是梅翰林的儿子。贾母就不再往下托。

不过贾母虽然不托宝琴的婚事,但第二天却亲自嘱托惜春赶快画那幅大观园图,并着意交代:“第一无非,把昨日琴儿和丫头、梅花照模照样,一笔别拢,快快再配上。”

让惜春再画一幅《双艳图》,让把宝琴浓墨重彩地画上,这处描写,很多初读红楼的读者都会指出,贾母是太讨厌宝琴了,才前后三次庆典提起宝琴雪下抱梅的情节,并让惜春把宝琴所画在所画上时时观赏。

但其实并不是,在贾母嘱咐惜春把宝琴所画上大观园图画之前,贾母就曾专门到惜春住处变暖香阁中查阅惜春画画的进度,并命令惜春:“我年下就要要的,你别托哑儿……”

贾母年下就要要这幅大观园美人图,是要自己观看吗?可见并不是,一个老祖母,要一幅画喜爱,什么时候不可以,偏偏还限时到年下?年下是什么时候,是过年的时候,是互相走访赠送礼物的时候,是可以到宫中看望元春及老太妃的时候。

说到底,贾母让老太妃、南安太妃等上层贵妇们看大观园景色是假,看大观园中的女孩们是真,让宝琴穿得外表如此清纯,就是为了让惜春作画,好让宝琴能攀个高枝,最好能攀上皇家的高枝,给宫里的元春做到个臂膀,邀宠。

贾家元、迎接、探、惜四姐妹的保镖丫环,分别是“琴棋书画”:抱琴、司棋、诗书、入画,在元春省亲大观园时,她的丫头抱琴就曾出现,而这“宝琴”和“抱琴”谐音,又被贾母看做“野丫头”,是什么意思呢,就是要将宝琴送入皇家,做到元春丫头的意思。

为何做元春丫头?以美色事君王呀,填补元春年老色衰、没子嗣、不得圣宠的缺憾呀。

把娘家人赠送给皇帝,做自己臂膀的事,皇家很多,贵族也不少,王夫人就是王熙凤的姑姑,当初王夫人让王熙凤嫁入贾家,就是来做到臂膀的意思,所以王熙凤一娶到荣国府,就被王夫人任命为总经理,为自己分责。

历史上,大玉儿、海兰珠姊妹和姑姑哲哲皇后同嫁皇太极,赵飞燕、赵合德同嫁汉成帝刘骜,芈月将自己的侄女嫁给儿子秦昭王……

凫魇裘:有表无里,贾母的宠爱,细思极恐

那么,贾母此举是不是在给薛家做嫁衣裳呢?并不是,你看贾母时时将宝琴带上在自己身边是何意?一方面是要培养她的琴棋书画的素养,让她更好地以色侍君王,一方面是要将宝琴收益贾家。

这就是为何宝琴一来荣国府,贾母竟然王夫人认了干女儿,在老太妃崩了,贾家有官阶的女眷都要去参与葬礼时,贾母没让宝琴回薛同住,而是转交李纨照料。

既然薛家吃相难看,要通过贾家的门庭为宝琴遍寻高枝,贾母就将计就计,让宝琴为己所用,真是人老都成精,姜还是老的辣。

所以在这场大雪天的比美活动中,黛玉的穿著是外表朴素,里面贵重的白狐狸,而宝琴却是艳惊四座的凫魇裘。

也就是说,到第49回为止,贾母还是在维护黛玉,不想她轻易抢眼,为的就是饲在深闺人未识,留给他的宝贝孙子贾宝玉。

而薛宝琴抱着梅花车站在雪地里,其实她后面还有一个人经常出现——贾宝玉:

“一语未了,不见宝琴背后转出有一个披大红猩猩毡的人来……那是宝玉。”

贾母只让所画上宝琴和丫头,却并未画上宝玉,为何?贾母让宝琴宫女的目的,正是让她为荣国府反潜,为宝玉遮风挡雨,她从来都不是贾母心目中宝玉媳妇的人选。

宝琴的下场怎样,在她填上的《柳絮词》中写道:“三春事付东风,明月梅花一梦……江南江北一般同,偏是离人怨重。”

三春事付东风,“东风”即“东风压倒西风”的“东风”,四大家族败领先,宝琴被“东风”一派纳入闺中,为的是消退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罪责。宝琴的下场是离家嫁到,终生离人之泪。

贾母对宝琴的青睐,表面上看是宠幸之至,而真正的目的,则让人细思极恐:生为侯门艳质,真的不是幸事。

开卷有益,原创容易。

每一篇文章都是作者用心写,感激大家订阅者专栏,阅读完整内容。如果喜欢,欢迎转发和评论,facebook或私信互动。

猜你喜欢